首页  »  古典武侠  »  【僵约之极品复生】(03)【作者:北斗星司】加载中加载中
【僵约之极品复生】(03)【作者:北斗星司】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98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3章、奸淫贱货新娘朱玛丽  这一天正好就是朱玛丽和摩根家族那位詹姆斯。摩根结婚的日子,此时在庄严神圣,而又富丽堂皇的大教堂里,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各种各样奢靡的装饰品,以及来自社会各界的名流,其中更是包括美国的国务卿,外加洛克菲勒、杜邦财团,还有英国的皇室,罗马的教皇马等等权势熏天的人物,一起前来教堂参加这场盛大的婚礼。  「玛丽,你真的是好美啊……」此时,已经在教堂后的房间里,穿上了美丽的婚纱的朱玛丽,正在自己的姑妈的陪同下,做着最后的打扮,而一旁她的不少闺蜜、朋友也都在祝福着她,另外朱家的亲戚此时此刻也都已经仔热情地招呼着那些客人。  如今,朱玛丽嫁入了美国的超级大豪门,等于是说朱家从此以后,就会成为所谓的上流豪门了,可以说整个朱家都受益啊!  此时,二十多岁的美貌少女朱玛丽脸上也是洋溢着幸福,来到美国好多年了,在见识到了美国那强大的资本力量和繁华的大都市之后,朱玛丽已经彻底喜欢上了这里,她一定要在这里住上一辈子。  而现在,詹姆斯,这个摩根家族的高富帅,他是那么的有钱,那么的帅气,那么的浪漫,他和自己山盟海誓,他要娶自己做他的妻子,他唯一的妻子……这一切都让朱玛丽非常幸福。  现在,她就要走到人生的最巅峰,从此以后她就只有无尽的幸福……想到这些,朱玛丽就无比开心。  终于,时间到了,宽大的大教堂内,由罗马教皇亲自为朱玛丽和詹姆斯主办婚礼,而这种殊荣,也只有摩根家族这样的大财团才能担当。  詹姆斯。摩根的确是一个非常帅气的男子,一米八七的大高个,相貌俊雅,风度翩翩,此时身穿燕尾服,和穿着洁白婚纱,美貌可人的朱玛丽站在一起,真可以说是一对神仙眷侣,也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他们这样完美的组合。  此时,时间到了,由罗马教皇亲自询问这对新人。  「詹姆斯。摩根,你愿意娶身边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Doyou (你愿意吗)?」  詹姆斯兴奋地看了一眼朱玛丽,微笑道:「我愿意!」朱玛丽看到詹姆斯这个样子,也是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罗马教皇又问朱玛丽:「朱玛丽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Doyou (你愿意吗)?」  朱玛丽幸福一笑,正要回答,可是此时,她已经回答不了了。  「全部不许动!」因为这个时候,忽然只见白光一闪,接着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了此时的婚礼现场,那个人是个华人,此时手上拿着一把手枪,狞笑着出现在了朱玛丽的面前,枪械已经顶在了朱玛丽的额头太阳穴上。  「啊!」这下全场立刻乱成了一锅粥,所有的权贵,男的女的都是惊叫的惊叫,站起来的站起来,都是难以置信,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要知道,这样的宴会场地,聚集了这么多世界级别的大权贵,其安保措施那绝对是要达到世界一流的,可以说这样的场合,是不可能有不和谐的人可以进来的,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居然就这样的凭空出现,这下完全是在整个现场一面混乱。  「你干什么?!你放开玛丽!」此时,在朱玛丽身旁的詹姆斯一下子惊呆了,接着立刻反应过来,粗暴地大骂道。  要知道,自从见到了朱玛丽这个女人以来,詹姆斯就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他愿意从此以后只爱朱玛丽一个女人,其他任何女人都不要,因此现在见到最爱的人被挟持绑架,詹姆斯一时之间也没想其他的,只是想要下意识地把朱玛丽给救下来。  「妈的,你这个王八蛋,喊个毛线!」这个人不是别人,自然就是况复生了,其实别看这个地方的防御力有多强,那都是人类的力量,对于此时的盘古族人况复生来书,这里防御真的可以说是形同虚设,况复生可以说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能阻拦得住他?  而此时,这个想抢自己女人的洋鬼子,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简直就是该死,不过况复生现在还不想让他死,所以直接把枪对准詹姆斯,朝着他的两条腿开了两枪。  「砰砰」两声枪响,詹姆斯发出了杀猪一样地惨叫,整个人一下子瘫软在地上,而他的大腿上已经出现了两个血洞,但是却并未流出鲜血,这也是况复生故意照顾这个家伙,不希望他流血而死。  这一下全场都是震动啊,这些权贵都不懂武功,手上也没枪,当然不敢上前,但是不过况复生开枪后的十几秒钟后,数十名荷枪实弹的特警就冲了进来,一起拿枪对着况复生,齐声叫道:「把枪放下,快放了人质!」  「哼,一帮废物!」此时的况复生,自然是没把这帮所谓的拿枪的警察放在眼里了,当下狞笑道:「无能的警察,都给哥哥滚出去!」说到这里,况复生的周身散发出你一阵巨大的灵魂威压。  这灵魂威压一散发出来,在场的人,除了朱玛丽和在地上捂着自己受伤的大腿不住惨叫的詹姆斯之外,其他人立刻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恐惧和压迫感。  这种感觉,这些权贵以及在场的所有武警,从来没有感受到过,那是一种可怕到几乎可能比死亡都可怕的感觉,所有的人,包括在场拿着枪的武警瞬间都吓得跪倒在地,不住发抖,不少人甚至都当场吓的大小便失禁了。  「还不快滚?!」下一刻的况复生狞笑着将威亚收了回来,接着简单地喝骂了一声,接着在场的那帮所谓的权贵和武警啥的,一个个都尖叫着朝着大门跑去,转眼间教堂里的人逃走了个一干二净,一个也没留下。  不过,其实说都没留下也不准确,因为还有几个人留下了,那就是况复生,朱玛丽,那个詹姆斯,以及那个罗马教皇,不过那家伙不是不想跑,而是况复生还没有解除他的威压,他吓得动都动不了,如何能跑?  「这……这……」朱玛丽看到这帮人忽然一个个都走了个干净,一时之间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好了,玛丽……」况复生随手把枪扔掉,接着也不管地上那个还在呻吟的詹姆斯,而是狞笑着看着此时的朱玛丽笑道,「估计那帮人是不敢再回来了,这里四五个小时内也不敢有人在靠近,没有哪个人会来打扰我们,我们可以好好叙叙旧了!」  说到这里,况复生打量了一下此时身穿婚纱的朱玛丽,多年不见,这个女人已经完全长大,出落得真可以说是如花似玉,美貌如花,尤其是她身材苗条,但是却胸部丰满,此时在低胸的婚纱下,露出的丰满乳沟是和浑圆的奶球,真是无比诱人。  「妈的,还好来得早,否则这么一朵本来属于我的鲜花就归这个洋鬼子了!」况复生此时厌恶地看了一眼地上呻吟而动弹不得的洋鬼子詹姆斯哼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此时的朱玛丽,已经是浑身发抖,吓得脸都白了,几分钟之前,朱玛丽还是一个十分幸福,马上要嫁入豪门的公主,可是现在,现在……居然被人劫持了,而且那帮所谓的贵族,居然一个个都吓跑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可以说,今天的事情,已经超出了这个女人的想像啊……  「怎么?玛丽,你认识我了吗?」此时,看到这个女人居然还好意思,在自己面前问自己是谁,况复生露出了残酷的狞笑,说道,「我叫况复生,记得了吗?」  「况复生?」听到这个名字,朱玛丽愣了一下,接着立刻想起来了,「是……是你?!况复生?!」可以说朱玛丽这个时候已经想起来了况复生是谁。  「怎么?终于想起来了吧?」况复生哈哈一笑,说道,「还记得吗?十多年前,在香港,我们两个青梅竹马,一起见证了僵尸王将臣和女娲的灭世的整个过程,那么刻骨铭心的一段经历,你居然忘记了,这可真是让我感到无比的失望啊,你说是不是啊?玛丽……你当时不是还说长大了要嫁给我吗?怎么?现在怎么他妈的嫁给这个洋鬼子了啊?!」  「那……那小时候说的话,怎么能当真啊……」朱玛丽现在总算是都想起来了,不禁哭丧着脸哽咽道,「我……我那个时候才十岁……我……我现在都不大记得清楚了……呜呜……」要知道,人类都是贪婪而自私的,朱玛丽小时候也许还纯洁,可是长大以后,尤其是在美国这样的资本物流社会,这么一染色,朱玛丽早就已经忘记了过去所谓的山盟海誓,转而在美国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可以说,当年的世界末日的动乱,朱玛丽还小,现在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况复生这个名字,也已经几乎不记得了。  可是没想到,现在这个自己已经遗忘了很多年的男人,居然会凭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可是不管怎么样,我是觉得,我们的婚约是有效的,不是吗?!」此时的况复生狞笑着对着朱玛丽说道,「我可是一直想要跟你结婚,明白吗?!现在是不是该履行你的承诺的时候了啊……」说到这里,况复生手一挥,那把枪又回到了况复生的手上,况复生拿枪对着朱玛丽的头狞笑道。  「别别……别开枪,别开枪!」朱玛丽这个娇生惯养的女人哪里经受过这些?此时吓得腿都软了,颤抖着哀求道,「别……别杀我,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你放了我,放了我,饶我一命,我,我一定嫁给你……一定嫁给你!」  况复生嘿嘿一笑,说道:「是吗?那好吧,我们来宣誓,你说好吗?!」说完,况复生随手把枪塞进了朱玛丽的手里,接着走到了那个罗马教皇的身边,看着那个几乎已经吓傻了的罗马教皇,然后一把拽起他,叫道:「来,为我们宣誓吧!」  「别动!」就在此时,朱玛丽却已经拿着枪对着了况复生,虽然她的手在发抖,但她会开枪,在美国,基本上这些有钱的都会开枪。  而刚才况复生居然随手把枪递给了自己,这让朱玛丽心里惊喜交加,仿佛觉得自己有希望了。  「呵呵,刚刚还说要嫁给我,现在这么快就翻脸了啊?!」况复生丝毫不惧,狞笑着看着朱玛丽说道。  「你……你想娶我,你休想……」朱玛丽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你把手举起来,否则我就开枪了!」  「开枪?」况复生冷笑一声,然后随手摸出一样东西,说道,「你确定你开枪的话,你的枪会响吗?!」  「这……」朱玛丽立刻惊呆了,浑身都在颤抖,因为,况复生手上拿的,居然是一个弹夹。  「你在接过敌人的枪的时候,怎么不确定一下,里面有没有子弹呢?」况复生此时一边说,一边施展灵魂威压,把个朱玛丽吓得浑身发抖,动也不敢动。  况复生慢慢走到了朱玛丽的身边,轻而易举地就把那把枪给夺了过来,然后手一按,枪里面划出了弹夹。  「啊!」看到这一幕,朱玛丽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尖叫。  「哼,你这个傻女人,你以为这是你枪里的弹夹啊?!」况复生狞笑着把弹夹重新安回去,拿枪对着朱玛丽的额头,说道,「你这个废物,你说说看吧,你可以做什么?你连自己的枪都信不过,你说你还能干什么啊?啊?!刚刚还说要嫁给我,现在马上就要拿枪对着我,你说,你是不是水性杨花,你该不该死?!」  「别别别……」朱玛丽吓得浑身发抖,不住摆手,流着泪叫道,「你别开枪,求求你,别开枪,你放过我吧,我……我嫁给你,我们马上宣誓,我嫁给你还不行吗?!」  「哼!不识抬举的女人!」况复生随手把枪里的弹夹取下来,把所有的子弹都卸掉,把弹夹和手枪扔到教堂不同的地方,子弹也到处乱扔,接着走到了那个还在呻吟的詹姆斯面前,从他身上摸索了一下,很快找到了钻石戒指,然后笑道:「借你的戒指和你老婆结婚,谢谢你……」  「你……你……王八蛋!」詹姆斯的大腿疼的发抖,心里更是气愤不已,可是却是毫无办法。  朱玛丽此时已经完全被况复生给吓住了,哪里敢动?而况复生直接走到了那个罗马教皇身边吗,拽起那老东西说道:「老实帮我们主持宣誓,知道吗?办的好就能活命,要是你做得不好,你该知道,我会怎么对你,知道吗?」  「是是是……我一定好好办,好好办……」平日里在梵蒂冈高高在上的罗马教皇此时已经吓得浑身发抖,况复生又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罗马教皇神色一变,却是赶紧点头答应。  「好了,贱女人,过来和我宣誓!」况复生对着朱玛丽勾了勾手指头说道。  朱玛丽虽然说心里不愿意,可是现在又能怎么办?只能颤抖着走了过来。  三个人站在了自己该站立的位置之后,罗马教皇清了清嗓子,说道:「况复生,你愿意娶身边这个女人吗?不论这个女人有多贱,多水性杨花,你以后泡多少个美女,很那些美女上多少次床,你都愿意娶这个淫贱的女人吗?!」  此言一出,朱玛丽立刻惊呆了,一张粉脸涨得通红,完全想不到况复生居然会让罗马教皇说出这种话来!  「我愿意!」况复生微笑着点了点头。  教皇又说道:「朱玛丽,你愿意嫁给身边这个男人吗?不论你有多对不起他,他有多少女人,和多少美人上床,把你只是当成一条发泄性欲的母狗,你都愿意一辈子做他的妻子吗?你愿意吗?!」  这么侮辱性的言语,让以前心高气傲的朱玛丽可以说是几乎觉得屈辱的要死,可是当看到况复生那冷冰冰的眼神的时候,朱玛丽却无论如何也不敢反抗。  「我……我愿意……」朱玛丽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可是为了活命,她只能这么屈辱地说出了这句话来。  「现在,夫妻交换戒指……」罗马教皇宣布了他们的婚姻成立,况复生微笑着和和这个女人交换了戒指,而一旁的詹姆斯看到这一幕,心里简直都是要气死了,但是此时伤口已经很疼了,他却无论如何也在无法叫骂了,这顶绿帽子他是戴定了。  「好了,老东西,给我滚吧!」况复生对着罗马教皇挥了挥手,那个老家伙如蒙大赦,在确定了况复生真要放他走以后,赶忙吓得逃走。  「好了,现在该说说我们的事儿了……」看到那个什么教皇吓得逃跑了,况复生淫笑着看着此时穿着婚纱,一对雪白的乳房若隐若现的朱玛丽,况复生嘿嘿一笑,伸手就抱着朱玛丽,笑道,「玛丽,我们现在就在这里洞房花烛吧……」  「王八蛋,你不得好死!」况复生说完这句话,朱玛丽还没回答,那个詹姆斯已经愤怒地大叫出来。  「妈的,闭嘴!」这个王八蛋这个时候居然还敢骂自己,让况复生很不爽,直接一挥手,一道飞刀打出去,正中詹姆斯的喉咙,可怜的詹姆斯连哼都哼不出一句,就毙命了。  到况复生杀死了詹姆斯,朱玛丽吓得脸都白了,浑身不住发抖。  「玛丽,你看,我们现在要洞房;你说你是不是脱衣服,我们洞房啊?」此时的况复生哼了一声说道。  本来如果刚刚况复生让她脱衣服,朱玛丽还会抵抗一下,可是看到詹姆斯就这样成了一具尸体,朱玛丽吓坏了,知道若是不听话的话,可能自己的性命就不保了。  「我脱,别杀我……」  朱玛丽颤抖着用手先脱去了自己的婚纱看看慢慢裸露出来的少女玉体,况复生显得很兴奋。  朱玛丽的婚纱在她玛丽地脱解下很快解开了,下面就只剩下雪白的无肩带胸罩和内裤,她的一对乳房很大,皮肤也白皙,身材很棒啊!  「把乳罩和内裤脱了!」看到了朱玛丽的玉体以后,况复生的呼吸沉重了,他很激动啊,今天,终于心愿得偿了!  听到况复生的话,朱玛丽没有选择,接着颤抖着伸手去解自己的乳罩,她尽量放慢动作,希望能有人来救她。  可是,奇迹并没有出现,没有人来救她。  「玛丽,你还等什么?还不快点把乳罩和底裤也脱了,让我欣赏一下我老婆的洁白肉体!如果你自己不脱,我就帮帮你……」况复生说完就去扯朱玛丽的乳罩。  「别别……我自己来……」朱玛丽只得忍着眼泪,把乳罩脱下来,弹出一对雪白丰满的奶子,黑暗之下,况复生却能清楚地看到朱玛丽奶子上的两点粉红。  「内裤,内裤也一起脱了!」况复生笑道。  朱玛丽只得咬着牙,将自己那最遮住自己最羞人部位的底裤也一并除去,露出处女的黑森林,她害羞地希望用双手遮掩住走光的部位,只可惜遮得住小穴遮不住乳房,挡得住奶子避不了黑森林。  「把手垂下来,不许遮掩!」况复生哼道。  朱玛丽只能无奈地将双手垂下来,现在的朱玛丽全身只剩下白色丝袜和高跟鞋,全身光溜溜的,那丰满的玉体毫无遮掩的暴露在这个禽兽男人面前。  忽然,况复生变戏法一样的摸出一个照相机,对着朱玛丽的身体就是一阵猛拍。  「你干什么?!」闪光灯让朱玛丽几乎睁不开眼睛。  「留作纪念,还有,也怕你事后和我离婚,是不是?做个保险!」况复生笑道,接着喝道:「来,老婆,跪在我的面前!」  「我不要……」朱玛丽下意识地拒绝,况复生笑道,「那我掐死你,信不信?」  朱玛丽身子一抖,却也只能屈辱地跪在了况复生面前。  「现在我就是你老公,你在美国这么多年了,应该知道怎么用嘴服侍男人吧?」况复生说完,解开皮带,脱下裤子,露出一根足足二十多厘米的大阳物。  「这……这么大?!」朱玛丽在美国也曾经偷偷看过一些AV,所以虽然还是处女,可是还是明白口交是怎么回事儿的,此时看到眼前这根坚硬似铁的大家伙,坚硬火热,粗大无比,令朱玛丽看的登时脸都红了,她怎么也想不到,男人的鸡巴居然能有这么大的,这样一根大家伙,怎么插进自己的嘴里啊?  「是不是很大啊?」况复生得意地笑道,「还不快点儿!」  「我……我知道了……」朱玛丽此时虽然心里不愿意给况复生口交,可是却也是没办法了,于是只好伸手抓住况复生的鸡巴,触手坚硬,朱玛丽脸上修的晕红,咬着牙套弄几下之后,就将那根大肉棒给含进自己嘴里,肉棒的味道很浓,朱玛丽只觉厌恶欲呕,可是却不敢吐出来。  看到昔日意淫的爱人在自己胯下沉沦,还是处男的况复生十分爽快,舒服地笑道:「啊……啊……好爽啊……舒服死了……用力舔……啊……好舒服……」  朱玛丽是个很聪明的女人,虽然是第一次给男人口交,可是捧着那根鸡巴上下吸吮,吹奏洞箫,同时还用手轻柔地摸况复生的蛋蛋,还算是有模有样的,她此时为了活命,也只能豁出去了。  朱玛丽不愧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大美女啊,这般吹奏,令况复生入坠仙境。  这样被朱玛丽吹了十几分钟,况复生喝道:「好了,吐出来,站起身!」  朱玛丽知道况复生要干什么,心里一抖,她不想被况复生奸污,可是此时却是没办法,只能站起身来……  况复生淫笑着,不顾朱玛丽的反抗,将她一颗动人的奶子一下子用嘴包住,双手对着更是对朱玛丽上下齐手,搓奶捏阴,尤其是朱玛丽娇嫩的处女阴蒂更被况复生不住搓揉。  本来朱玛丽一开始很害怕,可是她身为有信仰的基督教徒,在这教堂里被男人这样轻薄,心里忽然大有一种激愤之感。  更何况,这个男人,刚刚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啊!  因此,此时的朱玛丽,居然在况复生的轻薄下,开始挣扎起来。  「不要……你放开我,我不要……」朱玛丽激动地开始哭喊挣扎。  「这个时候反抗,晚了吧?!」可惜的是,这样的挣扎对于况复生来说是全无作用的,可怜朱玛丽这个大小姐就在这里被这淫魔玩弄,她哭泣着,呼救着,挣扎捶打,牙咬抖动,可是都无法摆脱眼前的男人,现在丰满的乳房,还有最隐私的部位都被男人不住捏弄,朱玛丽的心都要碎了。  但是况复生可不是一般的男人,他此时有了盘古之力,调情手法也自有独特之处,可以让天下任何女子都为之倾倒,纵然是朱玛丽是被强奸的,可是她的肉体却是老老实实的,很快随着况复生动情地挑逗,朱玛丽的身体便开始出现投降趋势,不但小穴分泌出春水,奶头也挺了起来,乳房更是变得鼓胀起来。  「哈哈哈……玛丽小老婆,看起来你的阴道都湿了啊!你他妈的是不是有感觉了啊?」况复生一边搓奶一边笑道。  「胡说……你胡说八道……啊……不要……」朱玛丽自从想要反抗之后,也算有点反抗态度了,可是她嘴上虽然还硬气,但是底气却已经是不足,而且况复生的手指更轻轻插入她的花穴,在没有触及到她贞操膜的情况下轻轻撩拨,伴随着特殊调情手法的加成,朱玛丽的身体已然彻底情动,再也无力反抗。  「是时候了!」朱玛丽的身体酥软下来,况复生知道也到了占有这个大小姐的地步了,也是自己彻底改变未来命运的时刻!  「朱玛丽,你他妈是老子的!」况复生抓住朱玛丽两条洁白的大长腿,将下身的大鸡巴凑到她已经流水的阴部,毫无顾忌地就是一挺。  巨物进入,登时刺得朱玛丽下身一片梅花,朱玛丽身躯大震,大喊道:「啊……疼死我了……你这个混蛋……」感受到下身的剧痛,朱玛丽知道自己已经不是清白的闺女儿了,自己被这个男人给奸污了。  痛苦的泪水不住流淌,可是朱玛丽却已经无法抵抗了,况复生插入了朱玛丽的身体,感受到了女性处女阴部的紧凑,在淫水的滋润下包裹住自己的大鸡巴,好舒服!  「奶奶的,老子终于占有了你这个婊子了!」在强奸了朱玛丽的这一刻,况复生感觉到了无穷的力量,自己彻底逆袭了,将这个大小姐给淫辱了!  况复生兴奋地趴在了这个高贵的大小姐的身上,一边双手抓捏她丰满的乳房,下身开始剧烈地抽送,朱玛丽屈辱的双腿张开,无力抵抗。  「啊……不要……啊……哎呀……啊……」况复生剧烈地抖动,疯狂地抽插,大鸡巴的龟头狠狠地深入朱玛丽身体的最深处,在伴随他强有力的挑逗能力,朱玛丽很快在疼痛之中感受到了快感。  女人一旦在性爱之中享受到了欢乐,那不管你是处女还是少妇,都会主动顺从男人,朱玛丽在经过了一开始的小小挣扎以后,慢慢的便放松下来,被况复生强大的鸡巴操的开始顺从起来,那丰腴的大白屁股轻轻扭动,身体更是不住发抖。  「哈哈哈……看起来朱玛丽这小妞已经顺从老子了!」眼见朱玛丽从反抗堕落到了顺从,自己强奸这女人的效果是出来了,况复生更加兴奋难耐,于是抽出鸡巴,将朱玛丽的身体翻过来,让这尊贵的大小姐像母狗一样撅着丰臀,然后自己在从后进入她的身体。  「啊啊啊……啊啊……不要……太羞人了啊……」  朱玛丽的屁股特别大,丰满的臀肉此时被况复生恶狠狠地按在手中,况复生一边摸一边操,还不时用手「啪啪」对着雪白的肉一阵抽打,朱玛丽只觉那鸡巴抽送之下,身体舒服地简直难以形容,所以虽然嘴里喊着不要,可是她的屁股却是不住轻轻晃动,配合着况复生。  况复生越操朱玛丽的小穴水越多,雪白的屁股臀肉,更是被况复生打的通红,他从后抱住朱玛丽的身体,抓住她两颗晃动的奶子,边操边笑道:「玛丽小老婆,复生哥哥我干的你舒服不舒服?」  朱玛丽被况复生从后进攻,再被这样狠狠地奸污了好一阵子后,早已经彻底投降,忍不住叫道:「啊……我舒服死了……啊……好舒服啊……啊……要死了……我要死了……」  朱玛丽在做爱的时候的确是个很有天赋的女人,一开始抵抗,可是处女有感觉之后,就变得很淫荡了,况复生干了她的屁股这一会儿,朱玛丽就有感觉了,她如白玉一般的大屁股,主动地扭动起来,小穴里的嫩肉有规律的收缩着,在况复生的强大冲击下被开垦开来。  「这个男人真的太强了!」朱玛丽这是第一次做爱,她以前从未感受到这么舒服过!她完全想不到会有这么厉害的男人!她被况复生从后面猛干,一对豪乳不住摇晃,况复生忍不住从后抓住这小美女的丰乳一阵狂捏,真的好刺激啊!  对啊!就是刺激!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现下况复生就是在当着她死去的老公的面偷他老婆,看着自己的阳具在朱玛丽的下体一下下进进出出,她的大屁股在自己面前晃动,况复生就激动。干了一会儿之后,况复生抱起了朱玛丽的身体,从后面抓住朱玛丽的丰乳捏弄,同时不住亲吻着朱玛丽的耳垂、玉颈等敏感部位。  在况复生兴奋地冲刺中,朱玛丽脸颊晕红,小穴收缩,身体的快感慢慢冲上了极乐的高潮,在一阵疯狂地冲刺间,朱玛丽这个富家千金终于在男人的蹂躏下,达到了生平第一次的性高潮,而朱玛丽也受不了男人这狂风暴雨,泄身之后晕了过去。  看到自己把朱玛丽干的高潮之后更是晕了过去,况复生于是加紧动作,又干了二十多下会,况复生的阴茎也达到了满足,激动地射在了朱玛丽的身体里面。  「妈的……终于占有这个女人了……」发泄完兽欲的况复生哼了一声,拔出沾满了各种体液的鸡巴,也不管晕倒的朱玛丽,心想:「老子现在也算是彻底出了一口恶气,现在是时候回到过去,去和小玲姐姐,珍珍姐姐她们在一起了……以后再回来收拾这个贱货……」   1.jpg (143.14 KB)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