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www.(01~50)dxj.com 例如: 01dxj.com 02dxj.com 03dxj.com 04dxj.com 来访问本站,记住1到50大香蕉,就不会迷路!
公告: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如果您觉得大香蕉好,记得告诉您的朋友!
郑重声明:视频中广告与本站无关!请勿相信,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本站唯一担保威尼斯人55817.com)
  • 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发小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我本来在深圳跑啤酒业务,老婆刚生完小孩,只能把她送回老家,毕竟老家的吃东西方面都是绿色食品。另外家里老人也可以照顾点,把老婆送回家后。我就在百姓网上发合租。
  顺便叫我的一个发小阿华帮我找找有没有合适的人一起合租,结果我发小说:
  「还发个啥啊,兄弟现在房租的都交不起了,看你收留不?」「我说靠!你有没有这么落魄啊。」以前经常跟他联系,知道他在龙岗开计程车,赚了不少钱,基本上一年下来可以赚到十几二十万,比我可好多了!
  而且他在家县城还买了个商品房。住进新房的时候,我们几个从小穿开裆裤玩到大喝了不少酒。后来还娶了个漂亮的老婆,不过我只见过两三次而已。
  「阿华,你别坑兄弟我啊,就你那条件还要到我这小庙来?」阿华发了根双喜的烟给我,接着帮我点上。说,「兄弟,这次咱真的是落难了,车也卖掉了,现在就我和我老婆在这,准备找个工作先稳住。」「嫂子和你孩子呢?」「老婆还在旅社睡觉,孩子送回家给老头子带了,幸亏家里还买了个房子,要不然还的住老家那个瓦房。」「怎么会这样呢?你一直不是好好的吗?去年过年你还开着车回去的。」「别说了兄弟,说多了都是累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赌博的事情我都喜欢,有点闲钱了,我那车两班都交给别人在开,小孩送回去之后,你嫂子又闲着没事,就跟我说要开牌馆,我本来以为也是好事,开个士多店,里面又可以打牌。刚开的时候生意还算不错,一天小收入也有两百来块钱呢,后来别人又叫我开码单,我想也是好事啊,车子有收入,这样又多了份收入,何乐而不为啊,你不知道,这里面好多猫腻,别人在这买我都没往上报,一般买码的几个发了财啊,就这样一个月下来,我跟你嫂子两个人赚3玩多,就在上上个月,我那社区里面有个家伙,本来一直关系跟我都不错,那天他买了2万多块钱特码,一个23,一个35,刚好那一期的前一期出的是11猴,这家伙又买猴,我就壮起胆子把他两万块钱也是吃了。人不走运啊,那期出了33,赔的现在连你嫂子的项链都当了,车子也卖了。」看着阿华一脸的颓废,人生真是大起大落啊。
  「放心,兄弟,兄弟那间房不租了,我们把嫂子接过来把,里面什么都有。」然后阿华就打着计程车让司机往旅馆的方向开去,途中阿华一直的不停说他以前怎么不该,怎么不该的。现在悔死了,坐了二十多分钟车,这家伙烟就没断过,眼睛发红。
  计程车司机把窗户全打开了,到了一个旧巷子里面,我把车费给付了。阿华直接带我走进旅社的三楼,三楼的走廊很阴暗,一看这种旅社就很久没翻新过了,还透出一股霉味。
  「邦、邦、邦。老婆开门。」
  连续叫了几遍都没听到里面的动静,倒还把隔壁的租客的们给敲开了,后来阿华脾气来了,直接用手掌大力的拍了几下们,还一边叫嫂子的名字。里面才有动静,房门打开后,一股像蚊香一样的气味泄漏了出来,嫂子就穿了条内裤,奶罩都没装,直接来了一句,「搞到钱没有?」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打着哈欠。
  后来看到门后的我,才慌里慌神的从床上拿这外衣穿上把拉链锁了起来,很久没看到他老婆,有点变样了,可能也是生完小孩不久,乳晕很大,带点的黑色,小肚腩也挺大,年纪比我老婆大3岁,看上去简直大了10岁!
  幸亏这外套是阿华的,不然内裤又会露出来,然后跟我打了一下招呼,问了我老婆为什么没来,然后些没没营养的话。我往房间瞄了一圈,很小的房间,杂乱不堪,一地的烟头,和卫生纸,看来昨晚阿华跟他老婆大干了一番啊。还看了一把大麻壶,这东西我以前在KTV见过,没想到在他们的房间又见到了。
  阿华见我看到了,连忙解释,  这是以前租客留下来的,我们也是在床都柜的抽屉里面发现的,好奇就拿出来研究一下,然后粗声对他老婆说,「还不赶快把东西收一下,把房间扫一下。」然后又帮我点了跟烟,期间他老婆一直收东西,然后扫完地,铺床被的时候,又让我震惊了,惊到我都给烟呛到了,一个跳蛋,一根可以上电池的自慰棒,而且我刚好坐在床的对面,不想看到也难啊,这家伙现在这么开放了,到底是有钱人,什么都想尝试下,以前上初中的时候,我们没少在同学家看毛片,而且打飞机,也是这家伙告诉我怎么打的。
  看到我呛到了,阿华脸色也尴尬,额头皱了皱。一边叉开话题,一边使劲抽着烟。然后跟他老婆说,「这阵子我们搬到义崽那去住镇子,到他那边找工作去。」她老婆跟他点了一下头,算是答应了吧,把东西全搬上车,东西还真不少,看来他们两口打算在深圳常住啊,出来没冰箱,大型电器,什么都配齐了。
  到我那后,我把隔壁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跟他们说,你们的东西看怎么摆,我先去打几个菜上来吃,你们先忙。
  等我把菜打上来后,他们还没把东西摆好,然后我又下去买了两瓶百年糊涂,一瓶雪碧,等我打开门后他们还在那收拾,汗……「先吃饭,呆会再去收拾。」一边拿碗一边拿筷子,都放在桌上面了,他们才来。
  「义崽!小日子过的不错嘛,还喝点小酒,你不是在做啤酒业务吗,怎么不喝啤酒,改喝白酒了,做一行要爱一行啊!」「我叼,不是看哥们你来了吗。以前那次去你家,你不是买的白的啊,比我这高档多了,别嫌弃啊,嫂子你爱喝雪碧不?不爱喝,咱去换别的。」「别别别,我随便,你不用招呼我,最近我胃口很差,你们喝你们的,别管我。」「乾一个,我说兄弟啊,别见外啊,把这里当自己家啊,随意,弟妹刚回家,房间还像点样子,如果我一个人再过半个月,房间不知道乱成啥样。所以你们别讲究太多。」喝完后,嫂子主动把碗给洗了,然后阿华说要休息一下,搬东西挺累的,正好我也想午休一下,我就到我自己房间把们一关睡着了。
  睁开眼,看一下时间已经是六点五十了,每次不上班,我基本上都是睡整天,听到外面搞的砰砰响,我打开们一看,哎呀不错啊,一股很大的葱香味迎面吹来,三碗面加一大盆凉拌猪耳朵,外加百年糊涂5瓶。
  我走到厨房看到嫂子的背影还在忙,嫂子下午穿的挺家居,一件能从外面看到里面的丝质睡衣,一条宽大内裤跟睡衣颜色并不搭配,内裤是粉红的,睡衣是黑纱。奶罩也没穿,搞啥啊,以为是你家啊,你们都不知道还有我这个外人?
  「咳、咳、咳……嫂子还在忙啊,都有这么多菜了还做什么?」「没事,我在下面超市买了几条黄瓜,正好做个拍黄瓜,你先去客厅坐着,等吃饭就可以了!」从厨房出来,走到阿华房间,这家伙正在上网看毛片,这家伙大白天的看这东西,受的了吗,看这家伙带这耳机,我故意从后面拍了一下他肩膀,结果这家伙说了句:「老婆我快硬了,义崽醒了没?」「靠,我醒了关你啥事?莫非你还想就这个时间跟你老婆搞一啪。是我呢,好小子大白天看这东西,会阳痿的。」阿华看到是我,赶紧把鸡巴放到三角裤里,冲我笑了一下,也没见脸红,直接从桌上拿了根烟给我。
  「醒了。你还真能睡啊,中午睡到现在,整整睡了六个多小时,你属猪啊,你嫂子在做饭,马上就快好了,吃饭去,」「燕子,做好了没有啊,饿死我了。赶紧的。」然后这家伙把电脑按了待机,就穿着个三角裤,大摇大摆的走到客厅,看来这家伙以前跟他老婆在一起的时候是大爷范。吆喝他老婆是那么的自然。
  他老婆还没出来,这家伙就开吃了,一口小酒一罐下去,表情很爽的样子,然后他老婆从厨房端了盘黄瓜出来,靠,真的是没穿奶罩,两个乳头挺着黑纱睡衣一晃一晃的走了出来,乳晕好大,搞的我都不好意思抬头,而阿华这家伙还觉得挺自然一样,并没觉得还有第三个人在这。
  尴尬啊,他老婆还真放的开,把黄瓜放到茶几上,也拿这一瓶百年喝了起来,她是面对这我坐的,上面没穿奶罩,我不好意思看,只能把视线移下一点,她的内裤松松的,能看到几根打卷的黑毛从内裤边上冒出来,吗的,这两口子是干嘛呢?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没办法,我也不好提出来,只能把视线转到菜上面去!
  吃个饭也挺悲催的,他们还不觉得气氛有点怪。都是死劲的喝酒,我的一瓶快喝完了,脑袋都有点发晕了  然后阿华就开始说东说西了。
  「义崽,还记得我们小的时候,你偷你爸爸的酒,我偷我爸的烟,然后耗子这家伙,把他爸的避孕套偷了出来,哈哈,我们还把它当气球吹的老大。在村里到处跑,后来喝醉了,我还踩到我叔家的狗脚,结果给狗咬了,结果你们回去都给大人揍了一顿死的。」「是啊,吗的,回去就给我爸拿木条抽到我几天都不能坐凳子,连吃饭都是站着吃,那次还是你倒楣,那死狗那里不咬,咬到那地方。」「可不是吗,你嫂子还不信,你现在问她,对质一下看事情是不是这样的。」「咋啦?」「那死狗不是咬到我鸡巴蛋子了吗,把那里的皮也要掉了,现在不是还有条疤吗,而且那时候上药的时候,那个药颜色有点深,现在蛋子这里也是块黑的,不信你看。」说完就把三角裤往边上一拉,蛋袋那确实有半块是黑的,简直是白加黑啊。
  「是吧,你嫂子硬说是我以前去哪惹的性病,我都跟她承认了,我以前没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嫖过不少,咋俩不是也去嫖过吗?」说的我老脸一红,「你娘的,少把我扯进来好不。」「但我们从来没染过什么病啊,这下你信了吧?」「行啦行啦啊,别拿出你那软玩意出来丢人,你那不是病行不?我那就是病,成不。」「那还差不多。」阿华那得瑟样,我就不知道这有什么好辩论的,辩论也不这辩论吧「嫂子咋啦,啥病啊?」嫂子看到我问到这问题上来,赶紧把话题扯开,「没啥,没啥。」「还不好意思说,义崽是啥人啊,我从下玩到大,他妈没奶水的时候他还喝过我妈的奶水,可算是一奶同胞了,我去他家跟去自家一样,我来跟你说,你嫂子逼缝那有疤,而且还是缝多线的疤痕,你说这不是以前干过什么事情留下来的么?而且我第一次上她时,也没看到流血。她还跟我说这是她的第一次,哼!」我把目光瞄向他老婆的裤裆,她看我看这也是脸一红,赶紧把大腿合了起来,吗的,糗大了,我也赶紧打和。
  「干啥把这些事情在我面前扯。」
  「无所谓啦!」
  「阿华你这家伙以前又不是什么好鸟是吧,嫂子没在乎过你以前,你就不能看开点哦,都老夫老妻了还在乎那些鸡皮蒜毛的事,这日子还得过不是?来三个碰一个。」喝完一大口后,阿华又说,「 我倒是不在乎,现在啥社会了,二十一世纪啊,只要不把她的逼给插坏,我都不会管。嘿嘿,老婆是不是啊。」「算了,懒的跟你扯,来义崽咱们走一个,不跟你这软货子喝。」嫂子说着又是一大口,脸红到脖子这了。香汗顺子下巴滴到乳头上,真香艳啊,这时华仔也自个喝了起来,到把酒菜吃完后,阿华翘起二郎腿,派了根烟给我,然后吐云吐雾的说,老婆去把这收拾一下,呆会还要在这坐坐。
  他老婆就问我剩了点菜还要不要留着明天吃,我说冰箱只有冷冻有用,冷藏坏掉了,算了还是不要了吧,然后他老婆就把东西端到厨房去了,借着点酒劲,看着她老婆的背影,发现他老婆长的还真不错,跟我老婆相比是另外一种味道,我老婆属於那种瘦瘦的,挑食,吃不胖,是个能一手掌握的女人,而她老婆明显比我老婆熟多了,体态丰满,长得又高,差不多一米六五,奶子大,还有点下垂的现象,而且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女人,不做作,很大方的感觉。
  「义崽,我跟你说你别惊讶啊,你当我是说酒话也好,你觉得你嫂子咋样?
  你直接说,我就看看你的态度。」说完嘿嘿的笑。
  「我能有啥态度啊,你老婆我又不是很了解,配你这家伙肯定有剩呐,娶个这样的老婆你还不高兴你要啥样的呢?」「义崽我跟你说,我现在跟你嫂子都在玩麻古,你不要生气啊,这东西不上瘾的,不像那些烈性毒品,这只是调节情趣用的,十天半个月不抽也没瘾,不过抽起来那叫一个爽啊,呆会咱们三个一起试试?兄弟放心我不会害你,呆会要是你不抽,你也不要制止行不,说实话,我现在没那个东西,我鸡巴都硬不起来。
  你看看……」
  说着把他那软鸡巴从三角裤里面抽了出来,软哒哒的,「你别笑话,我现在看的比较开,我跟你嫂子以前做爱的时候,老是想着让另外个鸡巴艹艹她,那样我更兴奋,我跟你说,就我以前租房子那个社区下面有个开成人用品店的阿姨,长的不咋样,但身材杠杠的,他老公也是计程车司机,跟我关系很熟,我跟他们两口子经常在一起喝酒,有次那家伙喝醉了,当着我的面,把她老婆的裙子掀了,他老婆内裤都没穿。进房就拿出个假鸡巴,往她老婆的逼里插,可是他老婆那时候还没来神,下面还没冒水,插不进,然后这家伙直接当我的面,抱起他老婆往沙发上一躺给她老婆吹起了喇叭,这家伙把裤子一脱,露出那软趴趴的鸡巴,看他老婆那湿润了,接着又是拿着假鸡巴往逼里插,当时我都硬的不行了,可这家伙还是软趴趴,结果这家伙说。老弟你嫂子身体怎么样,来一发不?我当时大脑都没反映过来,想都没想就把裤子一脱,把早已硬的像铁一样的鸡巴往他老婆逼里插,那感觉真的爽,他老婆也没拒绝,好像习以为常一样,跟我一下就进入了节奏,还不停的把我头往她奶子那按,让我吸她奶子,看这那已发黑的乳头,我是一个劲的吸啊咬啊,他老婆一个劲的叫,到底是四十多的女人了,逼已不像年轻女人那样紧凑,只感觉里面非常润滑,我那天发挥的相当不错,估计艹了数十分钟才射,看着鸡巴从逼口带出来那白花花的精水和她的爱液,真满足,唯一遗憾的是,这老女人还没高潮,然后他老公把半硬半软的鸡巴插到那发黑的逼里,在那嘿呵嘿呵干了大概两分钟,也泄了,看那家伙的表情很像很满足,可他老婆还没高潮,只能自己拿着那假鸡巴拼命的往里拱,一根二十多公分的鸡巴给他拱进去只剩一点点还抓在手里,接着他老婆发出呜呜的声音,身体也跟着抖了起来,高潮了,鸡巴抽出来后,逼口流出不知是爱液还是阴精。他老公然后抽着烟跟我说,华仔你别说出去啊,我们开车的天天要么是在车上,要么是在床上,缺少运动,别看我也就四十来岁,但不服老不行啊,跟老婆做爱的时候不受点刺激我下面没反应啊,希望你谅解,幸亏你阿姨开了个店,里面的东西能满足她,要不然又去她那野汉子那。他老婆听他这么说,哟还说起我来,谁叫你不行啊,是谁天天看些老婆给别人艹的毛片啊,好意思说我,华仔别听他的,以后常来,别给你老婆知道,到时候破坏你家庭就不好了。你叔看的开是不,老头子?是,是……唉,华仔今天就到这吧,改天喝酒再叫你。」等华仔说完,我鸡巴早已经硬的把裤子撑起个三角形了,华仔看到我鸡巴翘的那么高,说:「还是你身体好,咱的身体吗的现在也跟那个大叔差不多了,毛片看多了也硬不起来。」然后就吧唧吧唧的抽气烟来,看到她老婆从厨房出来后,我感觉用把鸡巴放到皮带这来,不然就丢大人了。
  阿华这时候看我这样,「  怕啥啊,我们又不是外人,看了还不看了,谁还能少快肉和多快肉啊,乾脆你把外裤脱了,都五月的天了,你不嫌热啊,赶紧的。
  老婆,把肉拿出来,咱们今个在这剁。」
  「啥意思?什么肉在这剁?」
  「这是我们玩麻古的行语,剁肉就是玩麻古知道不?」「哦,」然后他老婆把麻古壶拿到茶几上面,又从她的包里拿出一小包暗红色的丸子跟小包白的像米饭的东西但没有米饭那么大颗,一卷锡纸,一个用手滑的打火机。
  接着熟练的接好壶上的吸管,把锡纸折成瓦片状,然后把一颗小丸子跟白米粒放在锡纸上,点上火,把吸管放在她小嘴里面抽了起来,一口气从锡纸的一边换到另一边,像是做了个深呼吸的样子,然后缓缓的把白烟给吐了出来。
  那白雾喷到我这边,闻起来很像,跟今天去她那旅社房间的气味一样,看来他们在那房间也抽了,然后嫂子就眯这眼睛好像很舒服的样子,接着阿华也来了一口,也像他老婆那样,等他把烟吐出来后,他又跑到他房间把他的笔记本拿了出来,放在茶几上,把电脑打开,进入我的电脑F盘,吗的一整盘的A片,还分了夹,欧美夹,日本夹,国产夹,靠,还真不少,然后他直接点了个新建资料夹,里面打开了个没名字的视频,接着说,「老弟啊,这是上次我跟你嫂子在网上找的麻古友的视频,你看看超带劲。」一边看,一边把吸管拿给我,来戳两口,很爽,这白色的是骚油,一般还搞不到  来来来。
  「不好吧,你们抽,我看看就行,我抽烟。」
  说实话我对这东西还挺抵制的,怎么说还是毒品,虽然像华仔说的那么好听,他拿管子过来我还是推开了。我也经常听说过这东西,很多人都玩过,但是这东西抽进去绝对比烟危害还是大点。
  「你不抽,我跟你嫂子觉得不好意思啊,放不开啊,你看你嫂子现在多舒服。」一边说他老婆,一边把滑鼠点到欧美夹,直接放出个欧美片,然后拖个快进把画面拖到美国大吊干女人的画面,他老婆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只注意看,根本没看向我们,闻到这股香味,那就来一口吧,听阿华讲他在他朋友那的事情  知道今天会有好事情发生,也有点期待。
  「老婆给义崽点上,赶紧的。」
  一口烟下去,烟冲蚀这整个肺腔,然后到大脑,大脑一片空白,好像空灵一样,把烟吐出来后,感觉肺部很舒服。然后一边看着A片,好像视觉听觉都空前的好,听着A片里面的呻吟,我老二又不听话的升起了国旗。
  「义崽把裤子脱了吧,大热天的,把你老二闷坏你诚心的是不,咱都是过来人了,啥有啥没有你嫂子还不知道是不,老婆你还穿个睡衣干嘛,脱了,又不是睡觉,把内裤也脱了,我拿大家好去。」说着走到房里去了,接着嫂子也不避嫌直接当着我真的把睡衣脱了,然后又把内裤脱了,又拿着吸管大大的唆了两口,看她那表情好像真的是上天了一样,确实这东西吸了以后感觉不管是身体还是思维,连毛孔都在欢快的呼吸一样。
  阿华从房间走出来,拿着一个跳蛋,一个假阳具朝她老婆走去,「老婆使给义崽看看,看他这表情估计跟弟妹还没试过,给他看看我们怎么个爽法。」嫂子面朝着我说,「义崽,你还穿这个大裤衩,你还怕羞哦,你嫂子我都脱了,你还怕我没看你们男人那臭东西么,按你兄弟的说法,二十一世纪了,这方面有换个活法,别委屈了自己哦。」然后我开始脱内裤鸡巴直接内裤里面蹦了出来,马眼上还冒出透明的液体,阿华看到我鸡巴,「靠。义崽那次跟你嫖娼的时候你的鸡巴是很长但还没这么大吧,今个咱长这么大了。」我也觉得今个确实有点不正常,我自己量我的尺寸,差不多是十五到十六厘米前后,以前跟老婆来事的时候,鸡巴上的筋脉也没今天这么吓人,今晚鸡巴上的筋好像是树根付在上面一样,鸡巴一跳一跳的,我一边看着她拿着跳蛋往她的逼豆上蹭,她小腹下面毛挺稀疏的,黑黝黝发亮的阴毛围绕着阴道,大阴唇边上确实有个疤,红红的像条蜈蚣,穴眼很长很宽,大阴唇带点深红发黑。
  以前听说嘴巴大的女人下面也会大,看来这个不假,嫂子用手捋了捋两片发黑的大阴唇,把它捋开拿着跳蛋刺激这阴蒂,阴蒂用这个以刺激明显的看到勃起,像颗豆子,听到那嗡嗡的马达声和嫂子慢慢的呼呼声,嫂子动情了,一边拿着假阳具舔着,一边拿着跳蛋在阴蒂上画圈圈。
  「义崽帮你老婆舔过吗?来给嫂子舔舔,嫂子下面很乾还没润透的。」我看着华仔的眼神,华仔点了一下头,看来是恭敬不如从命了,吗的鸡巴已经涨的生疼了,我走过去分开嫂子的大腿,把头凑到她阴部,哇,好大的骚气,看来她今天还没洗过澡的,明显有股尿臊味和汗味充斥着我的大脑,要是平时闻到这股味道我肯定是离的远远的,但今天不一样,淫荡的气息我毫不犹豫的舔了上去,咸咸的微苦,舌头碰到她阴蒂时,她会颤了一下,在我舌头卖力的舔动下,阴道口开始流出酸酸的爱液了。
  我把嫂子抱到沙发上来了69式,嫂子用手握着我的阳具用舌头舔着我的马眼,然后才放到嘴里,很爽,比我老婆吹的舒服多了,我老婆牙齿老是碰到我龟头,搞的性趣跌跌,而嫂子把我阴茎含在嘴里,舌头也会灵活的添动,还不是用手或用舌头舔舐我的阴囊。
  「老婆,义崽你们还不搞,等啥时候,等下我硬起来我让你屁眼不保就是了。」华仔看着我们,喷出浓浓的烟雾,用手揉这他那疲软不堪的鸡巴,马眼还流出稀稀的精液,「华仔你不会就射了吧。」「不是,他那是自动流精,他又嗨大了,每次嗨大了就会这样,我怎么吸怎么都硬不起来,要么就是半硬半软,老是从我阴道内滑出来,唉……」嫂子把脸转过来对着我的脸跟我深深的舌吻起来,手把我那发紫的阳具在她阴蒂上面磨蹭了几下,然后一杆到底,呜,看着她皱着眉毛肯定是痛并快乐着,嫂子到底也生完小孩不是很久,阴道不能复原到女孩那种状态,没有那种很紧的感觉,用爱液润滑过的阴茎,在里面畅通无阻,我感觉龟头能若有若无的碰到她花心。
  「呜呜呜……」嫂子皱眉头低声的呻吟,我感觉我只要顶到她花心,她眉头就皱一下,看来这样对她很爽,我也挺爽,感觉今天比以前做爱的刺激多了,我挺动腰部,让阴茎在她阴道内跳动着,继续不断的刺激她,把她的大腿向两旁分开,猛力的抽插,拿着刚刚用过的那个跳蛋,按在她阴蒂上来回运动,就听到她啊啊啊拖着老长的音「太爽了,义崽,来来来,把嫂子艹死吧,哦……太爽了,嫂子是贱逼。」嫂子语无伦次的发表着舒服的感慨,两手来回的戳这那灰黑色的大乳头,华仔这边拿着鸡巴往他老婆口里塞,还是没能硬起来,看来这几年华仔也搞出来个阳痿的毛病,悲哀啊,这么带劲的老婆,有劲使不上,我都为这兄弟感到可怜。
  看着他老婆像吸面条一样的吸着他的阴茎,这家伙没硬起来也露出很享受的表情,我抱着他老婆的腰加大力度往前进,杆杆到肉,阴道外在我的大力操动下爱液拉成长长的丝,突然嫂子腿夹着我的腰,啊啊的呼了口长气,阴道内明显的跳到着,嫂子高潮了,不许我阴茎从她花心处退出来,阴精包围着我阴茎,阴道内开始收缩,嫂子把华仔的鸡巴吐了出来,连说,「太爽了,太爽了……」看着嫂子额头上的香汗淋淋,此时华仔鸡巴却硬了。
  「义崽,射了没?」
  「还没的!」
  「那你也休息下,我好不容易硬了,而且是真硬,要么你要你嫂子再给你戳戳嘴巴。」「好的!」我把阴茎从嫂子阴道里拔了出来,啵的一声!一股像精液的东西从阴道外溢了出来,然后嫂子牵着我的阴茎,拿嘴拿来个深喉,爽……这时华仔抱着她老婆的腰,大力的抽插起来,扑哧扑哧的声音在整个客厅回荡着,我点了根烟,烟还没抽完,阿华就啊啊啊,眉头紧缩,抱紧他老婆的腰把来之不易的炮弹发射在她老婆的体内,他老婆也颤了几下,看来给精液烫到了。
  阿华眉头舒展开来,拔出半软的阴茎,在茶几上抽出张纸在阴茎上擦了几下,然后又帮他老婆擦了一下,把纸巾丢在地上,然后拿着吸管,打着火,慢悠悠的了起来看来是很满足啊。
  「义崽,再来一口不?」
  「别来了,义崽别听他的,他就是抽这东西抽多了,老是硬不起来,还自动流精,搞的我晚上只能那假玩意,来!义崽今天好好的来疼疼嫂子,你今个第一次抽,刚上头我知道你很有劲,刚刚搞的我都上了天,嫂子好久没这么爽过了,泄了身子才舒服。」「义崽,你今天好好疼疼你嫂子,你嫂子抽了这个东西,整晚都喂不饱,上次我拿那假玩意,手都累了,你嫂子还没泄身,后来不知道搞了多久,差不多隔壁的人都听到了,才高潮。这东西女人抽了好比春药啊!一般没几个人搞不翻她的。」烟也抽完了,我又提枪上马,嫂子阴道内还有阿华留在里面的精液,滑畅无比,她把腿抬起来,缠到我的腰上,然后屁股往上一抬,这次在嫂子阴道内温暖的包容下,肉与肉的磨蹭带给我的感觉却十分的强烈。
  就这样抽插持续了大概是十几分钟,嫂子说:「我坐上面,你睡下面,不能老是累着你。」我们把位置对调了一下,看着嫂子阴部现在已是一片狼籍,沾满了滑湿湿的爱液,阴唇随着我的阴茎进进出出,连同周围不多的阴毛也卷在一起,缠在我的阴茎上,挤进去,带出来。嫂子发出欢快的呼声,把肥屁股抬起来,然后狠狠的坐下去,啪啪啪,连贯的啪嗒声围着屋子内久去不散,这套动作持续了几分钟。
  「啊啊……义崽,我不行了,啊  嗯……嗯……」嫂子屁股紧紧的压在我身上像磨豆子一样,看着嫂子痛苦的表情,她阴道紧紧的夹这我的阴茎久久的不愿拔出来,我也累的满头大汗,汗水从我身上一直流到她的阴阜上面,从破处开始没有一次做爱有这么累过,今天抽了这个东西,没想到反映那么大,从开艹开始到现在起码二十多分钟了,一部鬼佬短片都放完了,都没感觉到想射的感觉,阴茎从沾满满是乳白色的爱液阴阜退出来,都是竖的笔直,「义崽,看不出来你这么棒。你跟你老婆做的时候能做这么久不?」「没有,一般都是十几分钟吧,老婆泄身的时候我一般都会忍不住一起射。」说完我又点上根烟,跟华仔坐在沙发上,看着这家伙在抽。
  「弟妹有你嫂子这么奔放没?你看你嫂子浪的,我现在还真的治不了她了,看来还得给她多买几个假鸡巴。」「少来,你要是不这东西戒掉,像义崽这样每天多走动,你能像你现在,每天就只能靠毛片来刺激让自己勃起,以前你没抽这个的时候,就是不看毛片,我一逗你,你不是也很快能硬起来,你看看你现在,整天无所事事,正事不干,就想着动那保险的钱,我劝你早戒掉。不然我的逼你碰都别想碰,老娘宁愿拿假鸡巴艹都不给你艹。」说着嫂子又走到我边上,从我嘴里接过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又拿着我那在她阴道里磨红了的阴茎,屁股往我身上一坐,整根莫入。然后吐出浓浓的烟雾,这次她动作不是很大,她的大屁股在我大腿上上磨豆腐一样,揉来揉去,轻轻的发出哼声。
  阿华也反驳道,「你不也在抽,怎么看不到你戒啊,你抽了不也很舒服,你每次抽这个你都会很浪,会激发出你更大的欲望,哪次不是能让你泄身几回?」「我是女人啊,我又没你们男人的那个东西,我只有逼,不需要像你们男人那样勃起,我泄身那次是你艹出来的,还不是靠那些假鸡巴,还好这次碰到义崽。」嫂子断断续续的说,我抱着她的腰,手把头发拨到一边,一边舔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揉着她那丰满的乳房,阴茎在她体内忽进忽出,就是感觉不到要射,到现在我的鸡巴都有点涨痛了,幸亏是她坐我身上,照这样搞下去,我还不得累死去。爽是爽,但没射精的感觉,而且快感好像也没那么强烈了,后脑也是那种空空的感觉,这感觉不好受。只能拿豆包不当粮食方法,慰济下我那胀痛的老二。
  阿华完全当他老婆的话当耳边风,靠着沙发吧唧吧唧的抽着麻古,吐出烟后,闭着眼睛在沙发上养神,没看到他怎么运动,艹他老婆的时候也就那么几分钟,但看他现在身上汗好像比我只多不少。看来阿华真的是虚,难怪他老婆今个要在我身上来个要不吃,吃一起饱三餐的感觉。
  我抱着嫂子跪在沙发上,我用狗爬式的姿势从后面进攻,看着阴茎从她阴道进进出出带着乳白的爱液,杆杆到肉,啪啪啪声像是谁在赏别人大耳刮子一样,直到我的腰部跟她屁股啪的发红我才停下来「嫂子真累啊,我怎么老是感觉我没要射的感觉呢?按我以前跟我老婆做爱,这个姿势一般很快就会射的,今个这个姿势干了十几分钟吧,我还没点反映。」「第一次抽这个东西是这样的,阿华第一次抽这个的时候,插的我下面都乾了,都没泄出来,后来还是走后面才泄出来,要不你也走后面,我知道生完小孩不久,阴道比以前做女孩的时候宽松了,但我只要抽了这个东西,阴道分泌爱液会比原先多几倍,阴道内感官也会很强烈 , 你看你毛上全是我的爱液,你走过你老婆后面没?」「没,她有点痔疮,有次她月经来了,我想走,快艹进去了,她怕疼,后来是用嘴吸出来的。」「那你使点劲多,次次都进到最里面,我宫颈有点炎症,你阴茎够长,使劲就能顶到,我很快就会泄掉身子的,知道碰到那个东西,我就特容易产生快感,到时候泄出阴精,你就抹点放你阴茎上,抹点放我屁眼上,那样更容易进,我也少遭罪。」看到阿华好像是睡着了,有点打呼了,我抱着嫂子来到我房间,把她放在我床上,拿着枕头垫在她腰上,提枪上马,枪枪到底,不只是九浅一深,差不多是每次都深。
  嫂子发出欢快的呻吟,「啊,哦,啊……」感觉嫂子把腿夹我腰夹的越来越紧了,我知道她快到了,这一枪到底,我没拔出来,而是把龟头抵在她的宫颈上磨着,「啊啊……义崽,来了,嫂子来了,哦……哦……哦……哦……」阴道内松一下,紧一下,感觉像是有吸力般,吸着我的阴茎,然后龟头感觉一汤,阴精淹没我的龟头,差点搞的也丢盔弃甲的射了,我感觉拔了出来,手抓紧阴茎用力的弯了几次,感觉到痛楚,快感又悄悄的消失了,第一次走后面说什么也要先把实力留住。
  阴道内像牛奶一样的阴精从阴道口慢慢的溢了出来,嫂子还在那「哦……哦……哦……」的哦个不停,我把手放在嫂子阴道一弓,把手上的阴精抹在阴茎上,来回都抹了个遍,又把手指在她阴道内打了个圈,然后拔出来,轻轻抵进她屁眼,嫂子身体动力一下,眉头也皱了起来,手指在屁眼里慢慢的转了个圈,轻轻的抽插起来,嫂子也跟我手指的节奏动了起来,感觉屁眼慢慢的湿润起来,越来越滑畅。
  「进来吧,有点感觉了,我以前拿假鸡巴自己弄过,受得了,没事,呆会先轻点。」嫂子撸着我的鸡巴说,然后又含了一下。
  我握着坚挺的阴茎开始挤进她屁眼,阻力挺大,靠着那滑滑的阴精还是挤了进去,「啊!」嫂子眼神迷离了,我感觉屁眼外面的压力挤着我的阴茎,感觉里面润滑起来,开始由慢到快的抽插着,原来走后门是这种感觉,今天受教了,屁眼里面的直肠好像在蠕动般,我加快了速度,明显感觉快感越来越强烈,好像感觉又回到刚老婆刚破处时候的那种感觉,正常的感觉又回来了,这才像做爱,阴茎在她屁眼内享受着层层的压挤,我也欢快的发出,吼吼吼声,我抽插的快来越快,嫂子也越叫越大声。
  「嫂子,我要射了,啊……啊……啊……」
  「射到我逼里面,再给我一次,啊……啊……啊……」我抽出阴茎,快速的插进她阴道体内,像打桩机一样,啪啪啪,精关一松,我抱紧嫂子的肩膀,下体拼命的抵住她的下体不让她松出去,「啊啊啊……」龟头在她宫颈处一动一动的,连续射了十几发,射到里面压力不够,都射不出。
  嫂子像杀猪一样叫唤着,两眼翻白。我赶紧用枕巾捂出她嘴巴,好爽,我把阴茎从她阴道抽出来,接着嫂子像发羊癫疯一样开始颤抖起来,按都按不住,嫂子发呜呜的声音,吓了我一跳。连续抖了十几下,才把我手扒开。
  「别按住我,我控控制不住自自己,太……太舒服服了!」嫂子断断续续的说。
  我也累了,就摆大字一样的睡在床上,等嫂子回神了,嫂子拿着卫生纸在阴部擦了几下,然后又拿了几张卷成一坨,堵进阴道口那怕精水流出来,做完嫂子睡到我身上,把舌头伸进我嘴巴,跟我来起了长长的舌吻,吻得我都透不过气才把嘴移开,然后一直从舔脖子舔到我阴部,把我阴茎也含到她嘴里舔了个乾净,接着又从阴囊舔到我屁眼,她把我腿分开,舌头用劲的舔了进去,好舒服。
  舔了一会后又躺到我边上跟我说起了话来:「义崽想睡不?」「想,但我睡不着,感觉脑袋昏昏麻麻的,你们抽麻古都会有这种感觉吗?」「开始的时候会,现在我跟阿华都快抽了半年了,早已经没那感觉了,只是抽了那个东西,我感觉我特别的淫贱,像喂不饱一样,欲望特别大,跟阿华前几次还能感受到快感跟高潮,慢慢的他抽这个东西的瘾越来越大,他就慢慢的不行了,开始我刺激她,跟她说说骚话,他还有点反应,后来基本上没了,每次我拿着假鸡巴自慰高潮的时候,他听到我叫唤声,能半硬半软的靠这我的淫水能挤进去,然后没几分钟就射了,射的还是软弱无力,我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义崽,你帮你劝劝他,让他把这个东西戒了,我感觉我的人生快毁了,现在除了做爱高潮时感觉生活是美好的,快感退去,我感觉到恐慌。」「好的,对了,嫂子我刚刚射在里面你不会中标吧?」「不会,我生完第一胎就上环了,开始听她们说上环会过敏,但我没有,我只是宫颈那有点炎症,哪天要去医院开点药,我喜欢滚烫的精液喷在我花心的那种感觉,那种感觉是最享受的,特别是刚刚射精的时候,你龟头一颤一颤的,动一下,龟头会大一下 那感觉很美妙。」聊着聊着,迷迷糊糊到我闹钟开始叫唤了,我才知道天亮了,哎,一晚上没睡着过,麻古这叼鸡巴玩意威力真大。
  到厕所洗了个澡,刷牙的时候,看到满眼的血丝,空着肚子无精打采走上公司的路上,过马路的时候脑袋里面是嗡嗡响,要不是那司机刹车踩的快,估计我这百四十斤的肉就交代在这了,好险。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走到了公司,连早餐都提不起胃口,尽管肚子饿的呱呱叫。
  一天班下来,客户打给公司的投诉电话就好几个,害我给经理当真办公室的人骂的狗血淋头。
  这半个月来,阿华老婆还是在我出租房内做家庭主妇,阿华说要去龙岗找工作,结果是去拿货,让别人点了水,抓进了禁毒大队,安上了个组织贩毒的头衔,判了三年!然后嫂子回去带孩子。我继续上我的班。
  注意,不管是软性毒品还是什么,只要是对身体产生依赖性的东西,告诫狼友们,兄弟们。远离,害人害己,少则妻离子散,多则家破人亡!!!
警告:大香蕉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 免责申明
[大香蕉,大香蕉网,久久热大香蕉,伊人在线大香蕉,大香蕉手机电影,大香蕉电影网 ,大香蕉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 2010-2017 all rights reserved.